国产动画需要更有创意的表述

创意并非神秘的灵感突现,而是旧元素的新组合,需要依赖经验和视野。既要保持对生活中事物的强烈好奇心,还要博览群书、通晓古今、广涉众知。


我国近年出台多项政策支持动漫产业发展,国产动画产量跃居全球第一,但是动画质量却不尽如人意,暴力、低俗、幼稚、说教等倾向严重。热播动画屡次因语言和行为暴力、或台词成人化和低俗化而引发媒体热议,更因为其中某些暴力行为引发儿童模仿导致悲剧事件的发生,国产动画的价值观问题突出地呈现出国内动画产业的价值失范。


事实上,在当代全球文化产业的视域中,价值观的表述和传达需要依靠故事创意、技术力量和资本助力才可能获得最有成效的结果。其中,创意是价值观表述的内核,突出地表现为生产者的创意思维和方式,这是从动画本体研究价值观问题产生的内部视角和生产视角。


我国动画界缺乏对动画吸引人的价值内核的理解和表述:为了尽可能吸引观众,在动画电影中融入各种成人低俗的趣味,因而形成动画价值观表述的创意误区。国产动画片忽视对动画主角行为动机正确、合理而有趣味的设计,因此,其行为动机的表述往往呈现出说教化特点,其成长历程往往缺席,这就影响了其价值内核的深度挖掘以及其价值认同机制的生效。国产片说教化的叙事,封闭了叙事、人物性格与受众发生共鸣的情感空间和体验空间,从而也就使其多层次价值空间难以打开。


以美国动画《功夫熊猫》为例,阿宝怀着英雄梦,这种梦想与熊猫本身的憨态和笨重之间构成了非常有趣的张力,它非常符合人类的补偿心理,因而这种长期埋藏于人们内心动机的叙述就容易引发人们的认同和共鸣。这样的形象本身是非常大众化的,正是这种大众化的形象蕴含着一种叙事合乎逻辑展开的可能性,叙事的内在矛盾也就因此得以展开。身体的笨拙始终构成其英雄梦想实现的最大阻力,因而他有着比别人更多的对秘笈的向往,更有着梦想难以实现的内心焦虑和彷徨,因而他也萌生了退却的念头,却最终悟晓功夫的本质:个人战胜自我的努力才是功夫的本质,呈现出一种对于个人成长的真正了悟,从而也就使一个关于武侠英雄成长的故事具有了普遍成长的价值内涵。


反观国产动画《熊出没》,熊大与熊二为什么要保护森林同样缺失必要的逻辑叙事,而光头强实际上代表了受挤压的社会底层,为了生存而砍树,但是这样因为人的生存与“环保”绿化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获得更进一步的审视,而仅仅停留在将之作为一种环境的设定,导致这部动画片成为一出无关善恶的闹剧,丧失了其全龄化发展的契机。与之相比,同样面对生存和生态之间的冲突,宫崎骏在《幽灵公主》中所展开的深层次的哲学思考,就值得我们动画创意工作者进行深刻的反思。


动画片是想象和幻想的艺术,它触及人类心灵中的童真和人类思维的丰富性,这是动画艺术的价值内核。但这并不意味着动画片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作为一种叙事艺术,它的创意必须符合人类故事讲述的基本规律。动画片的创意规律因而可以说是在动画本体和叙事本体之间建立的一种内在融合,其价值表述的合理性、丰富性和感染性,都需要从这种创意规律中来创造和呈现。国产动画的价值观表述问题,就是由于对这种创意规律的理解误区所导致,因而追根溯源,动画创作仍需要踏踏实实地回归动画艺术的本体逻辑。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创意并非神秘的灵感突现,而是旧元素的新组合,需要依赖经验和视野。让大脑尽量吸收原始素材,既要保持对生活中事物的强烈好奇心,还要博览群书、通晓古今、广涉众知。(郑焕钊)

来源:浙江日报


                  

                                                       扫描二维码关注大会微信公众号(oubihz)